使馆被炸还是学校被炸?

2009年5月8日

这篇文章要说的话我在胸中藏了十年。十年前的那个不知博客为何物的年代,的确不像现在每个人都可以方便地表达观念。

十年前的我正在江苏省徐州市的一所正积极申请“省重点”的高级中学里读高三。正如全国所有其他中小学一样,这个学校也会在每个星期一的早晨安排有全校师生参加的升国旗仪式。升旗仪式的流程很简单但很庄重:一、升国旗唱国歌,二、国旗下讲话,进行爱国主义教育。

我认为这应该是每个星期最神圣的时刻。然而,每次升国旗唱国歌的时候,却是全校最安静的时候。平时在校园里流行歌曲不离口的同学们此时似乎都不怎么好意思张嘴。这点我其实是理解的,一群正值青春反叛期的中学生身处太平盛世,无需终日振臂高呼爱国口号

然而十年前的那个星期一(5月11日),当五星红旗冉冉升起的时候,聚集在旗杆下的全校师生,不约而同用最响亮、最有力的嗓音,唱出了《义勇军进行曲》的雄壮旋律。事前没有任何人打招呼,没有任何人组织发动。因为大家都知道,在两天前的5月9日,我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北约疯狂轰炸,邵云环、许杏虎、朱颖惨烈牺牲。

国家逢此大难,唤醒了中学生心中的爱国热情。悲情与愤怒随着国歌被唱响,我头一次感到把国家的未来交给我们80后手里是可以信赖的。 阅读全文…

角色:要做你自己 ,

爱国与语言无关

2009年5月4日

但凡结识美女,绅士点的做法难免要恭维几句。可如果方法不当,非但自寻尴尬,严重者甚至会被质疑爱国情操,我就遭遇了这么档子富有童话色彩的事件。

由于在恭维词中参杂进了一句鸟语“perfect”,该美女在再三感谢我的同时,还一本正经告诉我,她很爱国,只认中文,她对英语保持着一种刻意的排斥心理。

爱国与语言

我想起自己也曾对英语怀有极度的厌恶,我曾十分反感《泰坦尼克号》中文配音把“露丝”叫做“肉丝(ROSE)”,反感媒体里把好端端的“非典”称作“傻死(SARS)”,反感从幼儿园就开始让连中文还没说利索的孩子说英语,更曾在参加大学英语六级考试的时候,在试卷上留下了一行大大的汉字:“坚决抵制英语文化侵略!”

可是,我在做这些“义举”的时候,从没想过给自己的行为冠以“我很爱国”的旗号。坚持中文是值得颂扬的,可如果“只认中文”就是爱国,那么一旦张口说了英文,难道就成了“叛国”?这顶帽子实在太大了,没人承受得起。 阅读全文…

角色:要做你自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