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可以中止,但生命不能被漠视

2009年5月12日

今天是什么日子?对我来说,今天有三重含义。

1.今天是汶川大地震一周年纪念日;

2.今天是我的一本书稿结稿的日子;

3.今天是美剧《24小时》的播映日。

《24小时》是我最喜欢的一部美剧,以往每逢周二播映日,我都会在第一时间抢先观看,甚至连中文字幕都等不及,硬着头皮去听鸟语。可是今天,我决定把这一集《24小时》推迟到0点以后再看,用这种并不庄重但很刻意的方式表达对汶川地震遇难者的悼念。

令我欣慰的是,在某个美剧论坛上,我也看到了有个素不相识的朋友roger.yang 发出和我一样的声音: 阅读全文…

角色:要做你自己 , ,

方向——汶川

2009年5月12日

生命可以中止,但生命不能被漠视。

角色:要做你自己

蟾蜍又上岸了,一小撮别有用心的记者正在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

2009年5月8日

一年前,一小撮事后诸葛亮把“蟾蜍迁徙”认定为“地震前兆”,以此指责地震专家们“连蛤蟆都不如”。我恶心地实在看不下去,就撰文《汶川大地震,关蛤蟆什么事》,用大学所学的生物学专业知识指出:蟾蜍迁徙是再正常不过的生物生态行为,没想到遭到诸葛亮们像蛤蟆上街一般地围攻。

一年过去了,又到了蟾蜍从水生环境迁往半陆生环境的季节。新闻媒体也开始如蛤蟆一般躁动不安:蟾蜍又上岸了!又要地震了?网易新闻把“蟾蜍上岸”的关键词高高置顶在首页。我看到的这篇题为《四川安县百万蟾蜍上岸 村民担心是地震前兆》的报道,煞有介事地引述村民的话称“这种现象是我们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的”,由此推断“这么反常的现象是动物的先天灵敏性,嗅到某种天灾的发生,因此它们都认为很有可能会发生地震”!

 

从文中把村民写成“它们”,就足可见该记者在撰写本文时是何其不负责任。其实稍微用点心就不难发现,每年5月初都会有关于蟾蜍迁徙的报道。比如今年的这则报道发布于5月7日,而去年四川绵竹市蟾蜍迁徙的新闻发布于5月10日。如果这也是地震前兆的话,那可要恭喜这些伟大的记者,你们开创了“地震生物周期学说”。 阅读全文…

角色:要做你自己 ,

预测地震原来这么容易

2008年6月14日

一个月前,我曾经根据一只飞上房顶的仙鸡“预测”将会发生日本东京大地震。今天早上,日本果然发生了7.2级强震。虽然震中并非在东京,但仅375公里的误差还是相当精准的,造成这个误差的原因我估计是应了在徐州流传了千百年的一句老话——徐州地斜。如果当初我跑到南京去预测,可能就更神乎了。

看来,预测地震原来这么容易!

关于徐州地斜,地理上的说法是:徐州城并非是建设在正东西、南北方向上的,主要干道和正方向都有一点点角度偏差,害得徐州体育场反倒像是盖斜了一样。后来又引申到“徐州地邪”,意思是:如果一件事有可能朝着更糟的方向发展,那它一定会朝着更糟的方向发展。这好像在世界上还是条挺著名的理论,兼有“说曹操曹操到”和“乌鸦嘴”的双重功效。平时,如果一个人担心会发生什么事,不由自主说了出来,旁人一定会提醒他“小心徐州地邪”。而他担心的那件事,往往会转变为现实。

最近我天眼大开,先是成功预测了南方暴雨,现在日本地震也转化为现实。准备改行去算卦,道号可乐大仙。

角色:要做你自己

若干年后,90后记忆里的汶川大地震是什么样?

2008年5月23日

前天,我问一个初三学生,知道不知道汶川大地震。他说,知道。他知道地震发生的时间、地点,知道地震的强度,知道地震中有多少人遇难。我接着问,你能说出几个悲惨的细节、感人的事迹吗?他说不出。他告诉我,老师在课上说了,说不定中考会考到汶川大地震,要大家一定记住地震的时间、地点及震级。

——《中国青年报》

查看全文:《汶川大地震仅是一个知识点吗》

今天,温总理在北川中学安置点高三一班教室的黑板上写下四个字:“多难兴邦”。

但如果我们的教育是以这样的态度面对“多难”,我不知道学生们长大后如何“兴邦”。

******总理:多难兴邦

角色:要做你自己

为四川心碎,为中国自豪!

2008年5月23日

专题:四川汶川大地震

四川汶川大地震 

被救出的孩子给解放军敬了个少先队礼 

有奖竞猜:这个孩子会给美国大兵敬礼吗?

中国与美国军队救灾对比

这是一个经典的问题。西方媒体在纳闷:解放军到灾区去救灾怎么不带武器呢?纳闷的不光是老美,也有我们自己:美国大兵到新奥尔良救灾,在么还要开着装甲车、手持冲锋枪?

CNN不是说中国人都是暴民和匪徒吗?号称“枪杆子里出政权”的解放军进入灾区面对流离失所的“暴民”和“匪徒”,不带枪那还了得!美国人不都是讲人道吗?怎么美国大兵在自己的国土上还要担心被自己的道德教养素质文明极高的国民袭击呢?

我们不需要反驳流言,我们的行动证明了一切!全世界都在看着。

关于中国和美国救灾对比,我在乐城做了一个专辑:《西方永远也不明白:解放军救灾为什么不带武器——中国与美国军队救灾对比》,这里就不多说了。

我感到自豪,当灾难来临时,中国人显示出的凝聚力让我自己都无比惊讶。中国政府的态度、效率,中国军队的神勇、能力,中国民众的爱心、敦厚,在过去数天当中面前得以升华。

3·14的时候我还在批评政府在危机处理问题上的欠妥做法,当时把西方媒体赶出西藏,也难怪他们会信口雌黄。最终明明是我们自己占理的事情,拿到西方却成了有理也说不清。而这一次,接受了教训的政府显示出令人吃惊的进步,灾区对世界完全透明,西方媒体在事实面前无话可说。这次也不是没有谣言,我每天都会看到,可没人去信它了;不光没人信,造谣者甚至会引发民愤。两次事件铁的事实证明:杜绝谣言的最好方法就是公开透明。

最可敬的是宝宝总理(在别处看到有人这么称呼,尽管有些许不敬,但是很喜欢),今天在新闻里看到,他老人家又去灾区了。我曾问过,美国风灾的时候他们的国务卿到过灾区吗?猫说,美国的国务卿不同于我们的总理,他们的国务卿是主外交事务的,当时布什好像去过灾区。后来我一查,布什去倒是去了,却是在灾难发生的一周之后。一周前他在干什么?度假。

我也感动和惊讶于中国人的素质。或许是见惯了呼吁者大声疾呼而民众却鲜有行动,我曾担心通知得那样突然的“全国哀悼日”能否真正实现13亿人在同一时刻集体默哀三分钟,即便能够做到又怎样能保证这不是形式主义,我曾担心很多自私的人抱着事不关己的态度冷漠处之。在过去的认识里,这样极富人文关怀的民众自发行为是西方“文明国家”的专利。而现在我知道了,这样举国哀悼惊天动地泣鬼神的行动,在西方国家也都是罕见的。

我没想到,当我打算去给灾区人们献血的时候,竟然连队也排不上;我没想到,乐城关于领养地震灾区孤儿的页面竟然被如此关注;我没想到,全国哀悼日到来的时候,我所知道的几个娱乐型网站的站长纷纷主动把自己的网站改成哀悼页面;我没想到,就连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人、乞丐、收废品的……也都挤着往捐款箱里塞钞票……

中国人骨子里其实是很个性很特立独行的,但当民族需要我们凝聚在一起的时候,人们纷纷把聊天工具上原本个性张扬的头像统一改为一模一样的中国心、彩虹。

也不是没有杂音,但已经细微得不值一提,这样的人哪个国家都有;也不是没有不成熟之处,比如在需要万众一心的时刻部分人却选择了给政府难堪,但对于发展中的中国来讲,已经足够令人满意了。尽管我们还有很多很多不足之处,但这次救灾过程中我们所做到的,是连那些自诩为“人权至上”的欧美大国都做不到的。

中国让世界都看到了:我们对生命的尊重,一点也不比你们这些满口人权的西方国家差。

如果再有哪个国家再拿中国的人权说事,我们就可以这样反驳他们:美国、英国、法国、德国……你们哪个国家的军队进入灾区救灾,敢像我们的人民子弟兵这样只带救灾工具不带武器?有吗?3·14的时候你们可以把武警说成解放军,把装甲车说成坦克,把颂扬政府的采访翻译成反面;而这次,难道你们能把铁锹说成冲锋枪,把担架说成大炮,把老百姓高举在手中的“谢”字说成抗议?

中国人心里都清楚,我们举办奥运会,有一个目的是为了提升中国在世界上的形象。因为在一些西方人眼里,提到中国,提到社会主义,还都是那种“极权主义”的不良形象。但我想,这个本应交付给北京奥运的任务,已经提前数月在这场地震灾难当中实现了。

2008年,中国经受了很多苦难。毋需我说,每个人心中有一个列表。但也正是在这样一个多灾多难的2008年,中国成长了很多,改变了很多。

为中国而骄傲,为中国人而骄傲,为中国的进步而骄傲!

角色:要做你自己

Google见证的万众一心

2008年5月22日

这条曲线是Google.cn的搜索流量。

低谷出现的时刻是:2008年5月19日14时28分。

万众一心。这就是万众一心。

发现:世界真童话 ,

惟有信仰,才是受伤心灵的救赎

2008年5月21日

我不是基督徒,我的生命到现在也还没有出现真正的信仰。(或许曾经可能会是郑渊洁,但现在这个可能性似乎已经微乎其微了。)

但我要说,惟有信仰,才是汶川地震灾区、乃至全中国受伤心灵的真正救赎。

5月17日,即将赴新加坡读博的大学同学戴旭慧回徐州和同窗相聚。一见面,戴旭慧就拉住我大谈基督教的教义。她说我既然写作,肯定会更多地去思考精神层面的更有价值的东西。我知道戴旭慧是在读研期间参加了一个有助于提高英文水平的外国朋友小组,从而逐渐被耶稣基督的神性感化的。

我不是一个虚心的人,对于自己无法理解的“异端邪说”,向来抱着姑妄听之的态度。但这一次,我听得特别仔细,尽管其中的一些内容目前我还很难接受,比如“人生来就是罪恶的”之类。

恰好聚会的同学中孙建颖信仰佛教,她的理由是:当内心空虚的时候,可以去找佛祖谈谈心。

我没有信仰,但我信仰信仰的力量。

我想起两个灾难过后信仰的故事。

其一是耳熟能详的《鲁宾逊漂流记》。海难过后,唯一幸存者鲁宾逊在孤岛上艰难生存,《圣经》成了他的精神支柱。他开始忏悔和感恩,忏悔自己早年的放荡无知,感恩灾难过后自己一命尚存。鲁宾逊开始信仰上帝,信仰的力量让那座荒蛮的孤岛变成了鲁宾逊肉体与心灵的归属地,并最终拯救了他。

其二是前不久播放的美剧《疯狂主妇》第4季第9集以及其后若干集,当可怕的飓风来临后,房屋被毁、亲人离去,一向不信邪的Lynnet硬是拉着劫后余生的丈夫和孩子去教堂感恩。她说:“我们经历了很多可怕的事情,我们有太多太多需要去感恩,你不认为我们应该去跟“老大”(上帝)会个面吗?”

这样的场景在西方文化里经常出现:灾难过后,去感恩、去救赎。

再来看看汶川大地震,在电视直播中,很多人之所以在废墟中奇迹般艰难存活下来,是因为他内心怀着希望。“我知道你们一定会来救我的”、“我不能丢下我的孩子、亲人”……诸如此类,与其说是感动,不如说是信念。信念可以让一个人生存下来,信仰可以让他活得更加幸福充实。

信仰,或许比我们现在正在灾区开展的心理危机干预更为重要,也更为有效。再科学的心理辅导也只不过是治标不治本罢了,改变不了那恐怖的记忆。而当一个人能感觉到冥冥之中有一个巨大的神力在支撑着他的时候,无论多大的困难都无法阻挡他对生活的渴望。

在一个圣诞节,我看见一个老太太在街头向行人发放自己筹印的基督教义宣传单,并对每一个人说:“上帝爱你!”我认为她是幸福的。

2004年5月4日在北京第一次见到准信仰郑渊洁时,谈话中他两次用缓慢、凝重的语气对我们说:“没有信仰和诚信的民族危在旦夕。”

724以后我就在不断寻找属于我的信仰,上帝或者佛祖或者真主或者其他任何可以让我有心灵寄托的神灵。信仰或许不是正确和科学的,但信仰的魔力不能用对错和科学来衡量。没有信仰的人生空虚可悲,没有信仰的民族危在旦夕。

我不知道我今生会不会有属于我的信仰,但,还是那句话——

我没有信仰,但我信仰信仰。

2006年8月5日,徐州云龙山兴化寺,第一次拜佛

角色:要做你自己 ,

全国哀悼日,乐城与祖国同殇

2008年5月19日

为悼念四川汶川大地震中的遇难同胞,童话乐城于2008年5月19日至21日“全国哀悼日”期间,主要页面调整为灰色调。

另外,乐城“童心乐园”频道于全国哀悼日期间停止开放,访问者将被自动转向到乐城汶川大地震专题页面

童话乐城首页

乐城论坛

潘亮童话网

潘亮博客

乐城:童话梦城堡 ,

此时此刻,让我们一起窒息

2008年5月19日

令人窒息的那一刻,我是在徐州市中心彭城广场度过的。

一边手持相机,一边默默哀悼……

视频:徐州彭城广场(Youtube链接

国务院公告

为表达全国各族人民对四川汶川大地震遇难同胞的深切哀悼,国务院决定,2008年5月19日至21日为全国哀悼日。在此期间,全国和各驻外机构下半旗志哀,停止公共娱乐活动,外交部和我国驻外使领馆设立吊唁簿。5月19日14时28分起,全国人民默哀3分钟,届时汽车、火车、舰船鸣笛,防空警报鸣响。

2008年5月19日14时28分

徐州市彭城广场降半旗致哀

徐州街头市民自发拉起的横幅

市中心正在直播的大屏幕

看到******广场人群呼喊着“中国加油,汶川挺住”的口号响彻宇宙,真是感动。

地下商业街的几处电视前都堆满了人

角色:要做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