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一号肖小笑》系列最新推出四部大长篇!

2010年8月10日

 

这是一个迟到的好消息,《男生一号肖小笑》系列童书又增添了4本!分别是:

不久前参加乐城上海大聚会的朋友,每人都已经获赠了这套书的第一本《男生一号肖小笑》,他们是第一批拿到这本书试读的幸运者!

现在,这四本书的新书网上发布会在童话乐城举行。

这套书的前三本,是分别为“乐城铁三角”肖小笑、范弥胡、田田各自重点而写的成长故事,可以视为是“肖小笑外传”“范弥胡外传”“田田外传”。而第四本《邻班的漂亮女生》,则是写“铁三角”作为一个整体经历的悬疑故事。 阅读全文…

使命:为儿童写作 , ,

释放自己,真正地创作

2010年4月9日

在几乎所有国家的所有时代,作家都属于典型的自由职业者。因为只有处于这样的生存状态,作家们的心灵才比较自由,才有可能释放自己的想象力和语言天赋,真正地进行创作,创作出独一无二的作品。没有心灵的自由,作家就不成为作家。

 ——摘自《中国新闻周刊》评论
《作协的出路:转型成为作家们真正自我治理的团体》。全文

我一直坚定地认为,作家不应该加入任何含有政治色彩的组织。因为一旦你加入了,即便你依然心存高洁,在很多时候也是身不由己;即便你不想当一条走狗,也注定不可能成为一名斗士。位置决定了立场,立场决定了观念。所谓“我加入它就是为了改变它”是幼稚荒唐的童话,从孔子到李白到郑渊洁已经验证了无数次。你不是一个政客,你改变它的唯一方式是骂而远之;而如果你是一个政客,那你就不会是一个真正的作家。可供作家选择的双重身份有很多,但绝不包括政客这一个。

“没有心灵的自由,作家就不成为作家。”这段话很明显只是半句——如果作家不成为作家,他又能成为什么呢?——然而作者没有说下去。或者是不便说下去,或者是发表的时候被和谐掉了。这恰恰验证了我前文所述的观点,是的,你妥协了,你没有勇气说下去,或者没法说下去。那么我就代为补齐:如果作家不成为作家,那也就只有成为御用文人——在我的字典里,“御用文人”这四个字,是对一个作家最大的侮辱。 阅读全文…

使命:为儿童写作 , ,

开始写作之前,先写博客预预热

2009年4月24日

准备开始写东西,坐在电脑前发觉大脑有点木,于是决定先写篇博客预预热。写什么呢?就以“预热”为话题来写吧。

我记得我上大一的时候,系里以类似俱乐部的形式组织晨练活动。我报的自然是足球。第一次活动时,当时的足球俱乐部负责人、99级师兄朱峰同学先是不紧不慢地带着我们慢跑两圈,然后做操。这么折腾一圈下来我们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了,熟料朱峰来了一句:“预热到此结束。”原来真格的还没开始。朱峰还用幽默的口吻对我们说:“是不是现在觉得已经没劲儿再踢球了?”

其实,脑力活动和体力活动一样,在赤膊上阵之前,也需要预热。预热充分了,写作时自然纵横捭阖;预热不到位,写作时步履维艰。

郑渊洁说他写作前会吃巧克力,他认为“大脑是喜欢糖的”(出自《郑渊洁和鲁西西对话录》录音版);而有的人更喜欢在烟雾缭绕中构思作品;还有的人会详细地列提纲、打腹稿。而这些习惯都并非我所有,可见写作前的预热习惯也因人而异。我自己一般有这么几样“绝招”: 阅读全文…

使命:为儿童写作

我现在的糟糕写作环境

2008年10月5日

我现在住的这个“乐城政府临时办公大棚”,坐落在一个租赁出去很多房间的小院子里。我说不清这个院子里究竟住了多少户人,15?或者20?如果按人头算还要翻倍;再算上寄居宠物及寄生小偷,不计其数。

这个“院落生态系统”内的所有生命体,其种族、年龄、性别、职业、爱好、作息都不相同。但他们有着一段共同的基因,那就是以制造噪音为人生最大乐趣。既有喜欢在饭后四处寻衅挑事骂街以消化食的,也有喜欢在清晨挥舞斧头练习劈柴神功的;夜深人静,更是不乏“小夫妻”男女交欢之音,和着周遭的野猫叫春,意境非常。

写作不是水龙头,拧一下灵感就出来了。它对内在状态与外部环境的平衡性要求极高。按生物学术语说,只有当内环境和外环境一致了,才能迸发出生花妙笔。这是写作与上班的最大区别,写作实在是一个痛苦的职业。一个人或许每天只需写作两三个小时,但他需要其他所有醒着的和睡着的时间来酝酿,拿起笔的时候只是相当于千米赛跑的冲刺阶段。而在这种糟糕情况下,我很难达到也很久没有达到那种极致状态了。

我的要求并不高,只希望安静。但白天里如此梦想对这个五音俱全的小院子来说是名副其实的白日梦。于是我只能把写作时间安排在我并不喜欢的深夜,为了保持清醒并刺激灵感,我会饮用大量浓度达到超饱和状态的咖啡。这些咖啡让我的身体在太阳出山之后,呈现出既疲劳又兴奋的矛盾生理特征。疲劳的是运动系统,兴奋的是神经系统。骨骼肌肉活性尽失,但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即便碰巧睡着了也会有噪音把你吵醒;爬起来又没法保证高质量的写作,甚至不想做任何事——看书、外出、上网、灌水、看电影、游戏、聊天、交际、吃饭……乃至一切消耗ATP的生物行为,只想变成一棵树,木然地发呆。在这种半植物人状态下又一个夜晚到来,于是继续熬夜,继续咖啡,从此坠入恶性循环的永动机。写作质量也可想而知。

或许会有人抬杠说,别矫情了,J·K·罗琳最初写《哈利·波特》的时候不就是在咖啡馆里写的吗?首先,咖啡馆不是酒吧,咖啡馆是一个安静的地方;第二,即便是酒吧的那种持续性噪音,也比这个院子里东一枪西一炮的搞噪音偷袭更容易对付;第三,咖啡馆里的那种人多的环境真的比一个人关起门来写作更好。

其实我理想中的写作环境并不是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小黑屋里或者深山老林里,而是曾经在大学图书馆里写作的那种环境。整个大厅里,所有人都在专注于自己的事情,自己也耻于偷懒。

且放白鹿青崖间……

使命:为儿童写作 ,

把地铁写进故事,把故事写进地铁

2008年10月5日

在北京的时候,我在地铁站办了一张“市政交通卡”。当工作人员告诉我那张卡不仅可以乘地铁、公交,还能看电影、在超市购物的时候,我感受到了和童话一般的神奇。

工作人员还告诉我那张押金为20元的卡可以退,但从北京回来的时候,我没有退卡,而是选择了保存。我对自己说,迟早会有一天,我会再次返回北京,会再次用到那张卡——尽管卡里的余额已经不够支付我一张地铁票的钱了。我用这种方式树立了希望生活在北京的奋斗目标。

昨天我得知,雨言已经踏上了北京的土地,正式成为乐城“北京帮”的一员。初到北京的小雨似乎还存在着对北京的惧怕心理,但她所描述的一切在我听来已经非常美好了:工作环境很好、白领、北京吃饭比盐城便宜……也就是目前住宿还有些艰苦罢了。

我很憧憬,因为我知道北京能给我带来什么。

昨天在写新一段故事的时候,我特地在乐城小学附近建了一座地铁站,在这座地铁站和地铁里,我安排了一集的故事。虽然听起来这并不是什么奇思妙想,但从小生活在徐州的我,从来没想过要把地铁写进故事,充其量也就是公交、打的。而去了一次北京,不由自主地就安排了这一切。乘坐地铁的各个环节,都与故事情节环环相扣。我还相信如果我去了一次美国的话,就能把直升机写进故事了。

对于写作来说,经历决定成就。我深信不疑。

这一集故事将给我带来的稿费,肯定远远超过那20元的地铁卡钱。

而北京比徐州多出的,不仅仅是地铁。

今天,我把地铁写进故事。

明天,我把故事写进地铁。

(附 乐城北京帮成员:云不会哭、土豆也不哭、蛐蛐、夏雪挽碟、年华、AK47、甜白开、旋律、天才曹、月光取暖、雨言)

使命:为儿童写作 ,

开始写T204

2008年1月27日

又一个飘雪的日子,今天开始写又一本新书。

新书的启动比预计晚了数日,但状态良好。没有写多少字,因为生活充满了变故。拨响我电话的那个人并不知道我正在创造一个新世界。

对东琪说,我的博客宣言是:“一生一世一支笔,孤言孤行孤写作。”写作的时候真希望能在监狱里,不要有人来探监当然也别来牢头。

沉醉在自己创造的那个笔下世界的精彩里。

由于事先不想透露书名,所以我借鉴部队番号编制、并引进美剧“季”的概念,给这本书定义为:“四二班铁三角”第2季第4卷——T204。(怎么听起来像终结者?)

我正在考虑把“校园铁三角”改名“四二班铁三角”,单位越小越显亲切。以前出版的四本书合并称为“第1季”,眼下写的5本是第2季,以后还会有第3季、第4季,甚至更多。

查看已出版的“四二班铁三角”第1季相关信息 | 无聊,去乐城灌水吧!

使命:为儿童写作

写一本书的规律

2008年1月25日

几乎每本书都是这样:

开头的时候下笔略为艰难,不知如何写下去才好,主要是由于对情节发展的茫然引起的

写到三分之一的时候渐入佳境

写到三分之二的时候达到小高潮。但继之而来的是疲惫感,肚子里有货,可似乎累了就是不想写,另外对写出的东西会有质疑感。这个时期很关键,如果坚持写,很快就会摆脱消极的感觉;坚持不下来可能会歇工几天到几十天调整状态

收尾的时候状态达到巅峰,意犹未尽,涨停

修改第一遍的时候怀疑自己写的这些东西是垃圾,有一种想撕了重写的冲动,甚至对自己的写作能力产生质疑

修改第N遍(N>2)的时候发现自己还是有M下子(M=N)的

书出版后再翻,会对某些妙语暗自惊讶:这句话是我写的?也会对某个细节不够完美而略感惋惜

使命:为儿童写作

边写边唱:2008首战完胜

2008年1月22日

在乐城的传说里,九星神龙有一个女儿,叫麟麟。麟麟又淘气又顽皮,九星神龙作为神龙之首,却总是拿女儿没有办法……麟麟这才明白,这一切都是父亲为了让自己变得成熟起来的一个计谋罢了。在关键时刻,能起作用的不是发嗲、哭闹,而是智慧、勇敢、力量和能力。为了纪念女儿的成熟,九星神龙把鳞山更名为麟山。

——摘自今天写的内容

比赛结束了。尘埃落定。我终于知道了是谁获得了最终的冠军。不过,在这本书出版之前,我暂时不会把这个秘密说出来。

我为冠军欢呼,也为自己欢呼。以这样的一种方式结局,是我昨天未曾想到的——尽管昨天我已经设想好了用什么方式决出冠军,会发生大概怎样的变故。但,故事的发展却更加离奇。离奇得令我拍案叫绝。

写作的最高境界是令作者自己出乎意料。

本来我为田田设想过许多种参加第三轮比赛的方式,却万万没有想到她会以那样的方式面对比赛,又以那样的方式赢得/输了比赛。还有周曼迪也是如此。

肖小笑的航模“紫蓝二号”本来我已经让它功成隐退、完满谢幕,可在最后一章的关键时刻,它竟然又高高地飞了起来,再次起到关键作用,盘旋在这本书的结尾。

最最离奇的一处是在本书开头处我信手写来的“麟山传说”,在这一集意外得到了深化。

昨天我说,这本书比预算拖延了两天。今天我仔细一琢磨,总字数却也超出预算8千字,正好是大约两天的写作量。当然,多出的字数我还要精简一下。

我看到很多作者写了6万多字就交稿成书,但我依然严格按照8万字的标准,绝不放松要求。尽管那些作者每写4本书就可以比我多出一本,但我怎么算都觉得吃亏的不是我。

2008年第一战。完胜。

使命:为儿童写作

边写边唱:谁能夺冠?

2008年1月21日

就在一瞬间,场上的局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叶知秋本来眼看就要搞砸,却突然间上演了一场惊天大逆转。田田看着记分表上局势,不禁紧张起来:想要战胜叶知秋夺冠,只有拿到9.8分以上。而这谈何容易!

——摘自今天写的内容

今天先写到这里,明天给这本书写大结局。

本来计划是20天完成,迟了两天,看样子要22天。不过对我来说,这已经是破纪录了。

这本书以一场比赛为结局,由于我的写作方式是即兴写作,所以事先我也不知道谁能夺冠,只能跟着故事人物一起焦急。本来我打算在嗲女生田田和娇女生周曼迪这两个女孩中间选择冠军,谁知道今天写作时突然又杀出来一个才女叶知秋,出尽了风头,这是我始料未及的。但叶知秋这匹黑马是否会夺冠,我自己也要到明天才知道。

叶知秋这个名字很有诗意,经典得让人赞叹,乐城的筷子同学就是用它做QQ名的(也可能是他女朋友,正在考证)。我初步决定让她取代范秋秋,成为这套书第5本的主人公。但也不一定,因为范秋秋和范球球名字很像,本来我打算让他们做表兄妹的。到时候再说。这本书的结尾也可能会作为第5本书的开头,这几天写作拖延下来就是在考虑这个问题。同样,也到时候再说。

除了以上三个女生,本书还写了假小子贾囡囡、野蛮女生冯薇等。作为一本写女生的书,本来我不知道自己能否把握住女孩子的心理。阿奔评论鲁西西这个人物形象的时候就说,郑渊洁没有体会过女孩子的心理,所以他写出来的鲁西西简直是皮皮鲁这个男孩的翻版,并不像一个真正的女生。而我希望在这方面能有所突破。

现在看来,我还算成功地描写了几个不同性格的女生,可以打70分。扣去的30分是因为我本来还设计了另外几个不同性格的女生,但写的时候她们太腼腆,始终不愿意出场。叶知秋本来只是个备选人物,她倒是冒出来了。罢了罢了,不愿意露镜头就算了,以后还有机会。

使命:为儿童写作

边写边唱:偷偷地骂一骂

2008年1月9日

“你不是一直想去东京迪士尼乐园吗?”

“呸!我才不稀罕去东京呢!”

“哦,对了,你想去的是原汁原味的美国迪士尼。”

——摘自今天写的内容

呵呵,看懂了吧?我已经在尽力采用隐晦的手法了。不知道我的诡计是否会被编辑的火眼金睛识破。

不能直抒胸臆,曲里拐弯地骂骂也是挺痛快的一件事情。

 

这本书写的时候挺有意思的,还是与我那天说的不列提纲的习惯有关。我在一开头无心设计的几样东西,比如老刘头爱在垃圾桶里捡宝贝、田田偷偷教会了丢丢一句口令、肖小笑的直升飞机航模“紫蓝二号”、老刘头把航模当成UFO,还有前几天随手写的一个人物葛姐姐等,到了后来竟然都又用上了,而且还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如果要别人去看,肯定会说一开始写那些是在预先埋下伏笔。其实哪儿是伏笔,纯属无意之中而已。写出来之后自己都感到惊讶,浑然天成。但如果用“巧合”来形容,又觉得不对。

这本书进度到昨天为止已经完成了一半,本月20号竣工的计划指日可待。

使命:为儿童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