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的站长大会

2011年9月26日

得到的搜狐奖品

昨天去云泉山庄参加2011年江苏站长大会。很开心。见到一些传媒界的朋友,阳老师、@秦苏文@彭城旭东等,晚上一起吃饭。除了老朋友,也认识了一个聊得很投机的新朋友:@无花果长浩——这位老兄跟我一样是个Google控。

当谈到某个作家组织时,有位平时并不太熟悉的诗人朋友突然对我来了一句:“按照你的性格,你应该没有加入吧?”我惊讶地承认然后反问:“你呢?”他说:“我们80后没几个鸟他们的。”

大家都是文人,却聚集在互联网大会,想想真是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我很喜欢这种Party式的氛围,让人轻松又收获不菲,而且更难能可贵的是务实、畅所欲言、不墨迹。然而Paty这个词来到中国就完全变了味,而且变得南辕北辙。另起一段。

Paty的本意应该是非常松散随意的,我认同你,我就来参加;不认同,随时都可以退出。加入和退出都无需大惊小怪。Party对其内部的成员也不具有很强的约束力,也并不要求忠诚。在美国,如果有一个团体或政党拥有非常严密的组织结构,或者对成员有很强的控制力,美国人反而会大惊小怪起来,担心它会出什么问题。

尽管我没被抽中iPad大奖,还是要秀一下我得到的搜狐的小奖品,见图。

角色:要做你自己 ,

写书的作家养活当官的作家?——强烈要求取消稿酬所得税

2011年3月6日

在中国,写作领稿费是要缴税的,名曰“稿酬所得税”。税率多少?说出来吓死你——20%。

当然,党和政府为了体现对文学创作的支持,极富关爱地又出台了一系列只有数学家才能理顺的减免政策。七算八算下来,打了个五六折——11.2%。依然是天价

反正我每次拿到每本书的合法稿酬收入的时候都已经按照这个比例被扣过税了,至于税单,从未见过。也听说有网络作家、漫画家被扣了14%、17%。咱也不会算。

一方面,那些只靠稿酬生存的自由作家要被征收一成以上的稿酬所得税;另一方面,政府却用这些税金来养活大量的所谓“体制内作家”。

这就形成了全世界绝无仅有的奇妙局面——在中国,写书的作家靠稿费养活另一群当官的作家。

而这群被包养的寄生作家,竟然还叫嚣着什么“作家不领工资才可耻”阅读全文…

使命:为儿童写作 , ,

维稳分级与密切关注

2010年9月6日

本博是对上一篇博客《作家谢朝平被跨省抓捕,中国作协为何连屁也不放!》的补充更新。

知名博客作家郭卫东出差时在火车站被检查身份证,无意中发现仪器屏幕上除了显示姓名和身份证号之外,还有一个特殊的标识:“维稳三级”,并附有盯防专人警察的姓名和手机号码。郭卫东在微博中感慨:“原来我是三级维稳对象!”奥威尔《1984》中描述的全面监控的恐怖景象已经活生生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了。

就在我写上篇博客的同时,中国作协创联部负责人终于表示,中国作协将严密关注事态发展,如有必要将会采取进一步行动。相比咬Google时候的那股疯狗劲儿,这次仅仅是一句无关痛痒的“密切关注”;还什么“如有必要”,人身自由都被限制了半个多月了难道还不够必要吗?这哪是表态,这是婊子态度! 阅读全文…

角色:要做你自己 , , ,

作家谢朝平被跨省抓捕,中国作协为何连屁也不放!

2010年9月3日

这是一则已被真理部和谐的新闻:55岁的作家谢朝平自费出版长篇报告文学《大迁徙》,如实记录三门峡移民的一些历史遗留问题。819日,被说中要害的渭南警方也潮了一把,不亦乐乎不远万里不可一世地过起了跨省追捕瘾,远赴北京将谢朝平作家从家中抓走,后者至今仍被非法拘禁。

我想起前段时间跟正在筹备人生的猫(LKVV)讨论职业问题时,他老弟突然蹦出来一句:“作家好…这头衔听起来就让人崇拜,有敬畏感。”

我可以想象到在谢作家打开屋门的那一刻,那帮子披着人皮的警察对他是何等的崇拜、何等的敬畏。因为就为了抓这么一个手无寸铁的作家,竟动了渭南、北京两地七名彪悍的刑警,外加一个“人口普查”的幌子。如此兴师动众,如此精于谋略,足可见“作家”二字的巨大震慑力。

前天得知这件荒唐丑事,义愤填膺。我却没有立即写博客。为什么?我在等。等什么?还能等什么?等救世主啊!——那个最爱为作家谋利维权的中国作家协会,咋不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啊?就算是放个响屁也好啊!

等了一天一夜,没有等到作协这个娘家人的任何表态。等到的却是:网易、新浪等门户已将该新闻页面毁尸灭迹。根据“马丁·尼莫拉定律”,这个时候如果我再不吭气,下一个因言获罪被跨省抓捕的没准就是我自己。 阅读全文…

角色:要做你自己 , ,

释放自己,真正地创作

2010年4月9日

在几乎所有国家的所有时代,作家都属于典型的自由职业者。因为只有处于这样的生存状态,作家们的心灵才比较自由,才有可能释放自己的想象力和语言天赋,真正地进行创作,创作出独一无二的作品。没有心灵的自由,作家就不成为作家。

 ——摘自《中国新闻周刊》评论
《作协的出路:转型成为作家们真正自我治理的团体》。全文

我一直坚定地认为,作家不应该加入任何含有政治色彩的组织。因为一旦你加入了,即便你依然心存高洁,在很多时候也是身不由己;即便你不想当一条走狗,也注定不可能成为一名斗士。位置决定了立场,立场决定了观念。所谓“我加入它就是为了改变它”是幼稚荒唐的童话,从孔子到李白到郑渊洁已经验证了无数次。你不是一个政客,你改变它的唯一方式是骂而远之;而如果你是一个政客,那你就不会是一个真正的作家。可供作家选择的双重身份有很多,但绝不包括政客这一个。

“没有心灵的自由,作家就不成为作家。”这段话很明显只是半句——如果作家不成为作家,他又能成为什么呢?——然而作者没有说下去。或者是不便说下去,或者是发表的时候被和谐掉了。这恰恰验证了我前文所述的观点,是的,你妥协了,你没有勇气说下去,或者没法说下去。那么我就代为补齐:如果作家不成为作家,那也就只有成为御用文人——在我的字典里,“御用文人”这四个字,是对一个作家最大的侮辱。 阅读全文…

使命:为儿童写作 , ,

这丫八成也是做鞋的

2010年4月8日

标题:王家岭救援让中国人在世界上活出尊严

作者:张放(博客链接

内容(篇幅有限,仅摘要,原文链接):

今天,西方主要媒体,都将目光集中到了中国:山西王家岭煤矿153人被困井下8天8夜之后,生命奇迹开始出现,一床床黄军被包裹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升井!

温总理上个月说过,“让老百姓更有尊严地活着”。今天,这一用几千人搭建起来的生命线,在开始向国人,也是向世界说,中国人的生命值钱了,中国人也要更有尊严地活下去。

西方媒体暂时忘记了谷歌的尴尬,忘记了律师失踪,甚至忘记了一切历史上的不愉快。他们开始第一次不再用讥讽的腔调,评论这生命大营救行动了。他们不得不客观地向世界转述中国领导人的话,不得不承认这是一次伟大的营救行动,不得不认可,是发生了感天动地的生命奇迹。

……

通过这样一次生命大营救行动,可以强迫西方人感受到,至少中国老百姓可能真的开始活得更有些尊严了呢。

这和“纵做鬼,也幸福”有的一拼啊! 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浪。

丫的被人骂急了,抛出了一条声明,说:“凡谩骂帖子一律删除!!”乖乖,两个叹号,多正义凛然啊!!!我多送你一个叹号得了。

后来丫又写了一篇《怎么就不能赞美政府一下?》,列举国外媒体报道本国政府救援的新闻来替自己粉饰。昨晚我在文后进行了评论,今早发现连原文带评论一起都被删除,销赃匿迹。幸好我早就留着一手,保存着那条评论,要不还让人以为我只会谩骂呢。我的评论原文是: 阅读全文…

角色:要做你自己

中国作协是在“兹证明”自己智商低吗?

2010年4月7日

先来做一道中学语文试卷里常见的改错题:下文共有8处错误,你看出了几处?(看答案)。

如果我说这张足可当选中学语文试卷改错题范本的“兹证明”出自中国作家协会官方声明,你可能会觉得不可思议。然而,这是真的。看真了,落款日期不是4月1日。

昨天,中国作家协会发表了一个欲盖弥彰的古怪声明(官方原文),称其“于2010年3月30日至4月2日在重庆申基索菲特大酒店先后召开了七届九次主席团会和七届五次全委会”期间,“遇到了某都市报和个别人博客文章的严重干扰”,“使中国作协和与会作家遭受无端的指责,严重损害了中国作协和与会作家的名誉。”(参见中国作协重庆门事件

声明还特别贴出了这张重庆申基索菲特大酒店的《兹证明》,称:“会议期间未入住总统套房,未吃过几千元一桌的大餐,自始至终都是吃的一般标准的自助餐。”

曾嘲笑过中国作协弱智,中国作协就极为配合地弄来了这么一张《兹证明》来证明自己的确智商有限。 阅读全文…

使命:为儿童写作

Google Books——印刷术以来文化出版界最伟大的发明

2009年11月21日

两年前我就想宣布绝不加入作协,可我忍了。那时候中国作家协会吸收了一名靠抄袭起家的痞子成为其中一员,让我羞于同流合污。这虽无关文笔,只有关道德

而如今,从没正而八经维护过作家权益的作协却打着维权的旗号跟Google咬上了,我实在忍无可忍了。这虽无关道德,却有关智商

作协与Google的所谓“侵权”之争这几天又闹起来了。Google究竟有没有侵权,我已经分析在《中国作家们,快别丢人现眼了》这篇博文里了,没什么可多说的了。但我想给不明真相的群众介绍一下Google Books这个宏伟的系统:

Google Books中文首页books.google.cn

Google的确扫描了几本书放在Google Books系统里,但并没有提供全文阅读和下载。这是所有的误解和别有用心的根源,大多数人都误以为Google提供了在线阅读(这是媒体故意混淆视听的结果)。实际上,Google Books上的确也提供很多图书的在线阅读,但这些图书都是获得过授权的,并不是那些口口声声喊着被侵权了的作家的图书。

既然不提供在线全文阅读,那么Google Books扫描这些图书干什么呢?它提供一种非常迷人的智能化公益检索服务。 阅读全文…

使命:为儿童写作 , ,

作家最不重要的是他的头衔

2009年11月21日

最近我在整理童话百科,搜集了中外的一些儿童文学作家的资料。这实在是一项极其富有趣味的工作,我常常面对形形色色的作家介绍捧腹不止。我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规律:凡是中国大陆作家,都喜欢罗列自己的头衔;凡是港澳台地区及国外作家,都喜欢罗列自己的作品。

某中国大陆儿童文学作家的介绍一定是这样的格式:

某某,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理事会某某长、某省作家协会理事、某某儿童文学理事会主任、某某杂志副主编、某政府部门某职务……

遇到个别牛气的,什么都沾边,那头衔列阵洋洋洒洒不下千言,包你视力崩溃。还有的连自己在什么大学讲过课、参加过什么文学创作会议都记述得一清二楚。这让我想起《三国演义》里刘备第一次拜访诸葛亮时,对那个记性不好的可怜门童说的话:“汉左将军宜城亭侯领豫州牧皇叔刘备特来拜见先生。” 阅读全文…

使命:为儿童写作 ,

中国作家们,快别丢人现眼了

2009年10月27日

这两天在连云港参加朋友婚礼,不方便发日志。通过手机看新闻得知中国作家组团和Google干上了,像一群王八一样一口咬住人家死死不放,快被恶心死了。刚下火车我就赶紧过来说说:

Google侵权了吗?你们这些打着积极维权旗号的作家们,何不自己到Google Books上亲自查一下?你们那些所谓被“侵权”的图书,Google其实只是收录了封面预览、作者信息、出版社、页数、ISBN号等基本信息,以及提供便于了解该书价值的相关索引,并没有在线阅读!这就是你们说的侵权?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Google打算60美元了事还不干,给你的书做宣传不收费还倒送钱,捡了这样的大便宜还不赶紧装孙子卖乖,就这智商还写作?就这修养还当文人?让外国人看到就这德性,下届诺贝尔文学奖发给中国作家才怪!

还有一群不明真相的群众,连Google Books的网址在哪都不知道,就跟着口诛笔伐,还上升到了民族文化的高度,何其荒唐! 阅读全文…

角色:要做你自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