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是爱,右手是梦想。要做你自己,记住你是谁,和你该扮演的角色。

两只仓鼠的装修意见(1)原来人类也爱打洞

2010年4月17日

这几天潘亮那小子忙得像我们鼠类一样团团转,一门心思扑在了他的房子“空中乐城”上,这敲敲,那砸砸。这下可好,网也顾不得上,书也顾不得写,就连给我们这两只可怜虫喂食也全然忘在脑后。好在我们仓鼠有着收藏粮食的有益爱好,要不非得死于非命不可。

忘了自我介绍了,我们是“空中乐城”2楼的两个住客——迷迷和糊糊。我们都是仓鼠,属于啮齿动物。在哺乳动物里,我们仓鼠所属的啮齿目与人类所属的灵长目绝对是近亲,在进化过程中是一同出现的难兄难弟。如果非要排行论辈,我们老鼠还算得上是哥哥。不过,我们这些当哥的还真看不惯那些小弟弟们,真想不通这些人类,好好的房子非要先砸个稀巴烂然后再画得五颜六道,不充满有毒气体灌满化学物质誓不入住。

本来我们两口子卖力跑了一夜转轮,正准备拖着疲惫的身躯钻回我们那尿香四溢的锯木窝中大睡一场。还没刚合上眼,就听见楼下来了一伙人,吵吵嚷嚷,又是砸墙又是电钻,刚开始我还真以为出了什么乱子,直担心他们是来抢我们辛辛苦苦搜集储存的那点粮食。后来才明白,人家是来搞装修的。 (阅读全文…)

角色:要做你自己 ,

有一种鸟儿是永远也关不住的

2010年4月16日

 有一种鸟儿是永远也关不住的,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

——斯蒂芬·金《肖申克的救赎》

我一直相信关于梦的潜意识学说,可前天晚上的这个梦却让我有点犯迷糊:我梦见童话乐城被黑了!输入网址,出现的是一个陌生的网站,梦中我是那样的无助。醒来后琢磨了好一阵子,一直说不清这个梦究竟意味着什么。直到晚上,这个梦真的变成了现实——乐城论坛打不开了!

我联系空间商,被告知是大内网监传旨来强行关掉论坛的,有一个丫的帖子(真是关于丫的帖子!)出了娄子,让我删掉这个帖子才能恢复。对这种情况早已轻车熟路到麻木的我很快就搞掂了一切,论坛恢复了。和以往无数次被勒令强行删贴一样,这次我依然没有接到任何关于该贴需要删除的法律依据,全都是上面传来的口谕。

接受这次删贴要求,我是很欣然的。因为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我屈从于大内网监的无理要求。随着这个帖子的删除,乐城服务器迁往民主国家的计划开始正式启动了。搬迁完成后,乐城在天朝管制下的屈辱岁月将画上一个永久性的句号。

我相信,这就是那个梦的象征意义。 (阅读全文…)

乐城:童话梦城堡 ,

释放自己,真正地创作

2010年4月9日

在几乎所有国家的所有时代,作家都属于典型的自由职业者。因为只有处于这样的生存状态,作家们的心灵才比较自由,才有可能释放自己的想象力和语言天赋,真正地进行创作,创作出独一无二的作品。没有心灵的自由,作家就不成为作家。

 ——摘自《中国新闻周刊》评论
《作协的出路:转型成为作家们真正自我治理的团体》。全文

我一直坚定地认为,作家不应该加入任何含有政治色彩的组织。因为一旦你加入了,即便你依然心存高洁,在很多时候也是身不由己;即便你不想当一条走狗,也注定不可能成为一名斗士。位置决定了立场,立场决定了观念。所谓“我加入它就是为了改变它”是幼稚荒唐的童话,从孔子到李白到郑渊洁已经验证了无数次。你不是一个政客,你改变它的唯一方式是骂而远之;而如果你是一个政客,那你就不会是一个真正的作家。可供作家选择的双重身份有很多,但绝不包括政客这一个。

“没有心灵的自由,作家就不成为作家。”这段话很明显只是半句——如果作家不成为作家,他又能成为什么呢?——然而作者没有说下去。或者是不便说下去,或者是发表的时候被和谐掉了。这恰恰验证了我前文所述的观点,是的,你妥协了,你没有勇气说下去,或者没法说下去。那么我就代为补齐:如果作家不成为作家,那也就只有成为御用文人——在我的字典里,“御用文人”这四个字,是对一个作家最大的侮辱。 (阅读全文…)

使命:为儿童写作 , ,

迷迷糊糊的仓鼠日记(1)安家

2010年4月8日

母仓鼠迷迷(右)和公仓鼠糊糊(左)

29岁生日那天,迷迷和糊糊成了我的家“空中乐城”的两个新成员。

迷迷是母仓鼠。糊糊是公仓鼠。

我至今也不知道迷迷和糊糊究竟是哪个种类的仓鼠,大学里学的那点动物学花架子一点也派不上用场。夜市的小贩说它们是“哈姆太郎”,也就是黄金鼠。但我怎么看怎么不像。算了,对我来说,他们就是迷迷和糊糊。 (阅读全文…)

角色:要做你自己 , , ,

这丫八成也是做鞋的

2010年4月8日

标题:王家岭救援让中国人在世界上活出尊严

作者:张放(博客链接

内容(篇幅有限,仅摘要,原文链接):

今天,西方主要媒体,都将目光集中到了中国:山西王家岭煤矿153人被困井下8天8夜之后,生命奇迹开始出现,一床床黄军被包裹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升井!

温总理上个月说过,“让老百姓更有尊严地活着”。今天,这一用几千人搭建起来的生命线,在开始向国人,也是向世界说,中国人的生命值钱了,中国人也要更有尊严地活下去。

西方媒体暂时忘记了谷歌的尴尬,忘记了律师失踪,甚至忘记了一切历史上的不愉快。他们开始第一次不再用讥讽的腔调,评论这生命大营救行动了。他们不得不客观地向世界转述中国领导人的话,不得不承认这是一次伟大的营救行动,不得不认可,是发生了感天动地的生命奇迹。

……

通过这样一次生命大营救行动,可以强迫西方人感受到,至少中国老百姓可能真的开始活得更有些尊严了呢。

这和“纵做鬼,也幸福”有的一拼啊! 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浪。

丫的被人骂急了,抛出了一条声明,说:“凡谩骂帖子一律删除!!”乖乖,两个叹号,多正义凛然啊!!!我多送你一个叹号得了。

后来丫又写了一篇《怎么就不能赞美政府一下?》,列举国外媒体报道本国政府救援的新闻来替自己粉饰。昨晚我在文后进行了评论,今早发现连原文带评论一起都被删除,销赃匿迹。幸好我早就留着一手,保存着那条评论,要不还让人以为我只会谩骂呢。我的评论原文是: (阅读全文…)

角色:要做你自己

中国作协是在“兹证明”自己智商低吗?

2010年4月7日

先来做一道中学语文试卷里常见的改错题:下文共有8处错误,你看出了几处?(看答案)。

如果我说这张足可当选中学语文试卷改错题范本的“兹证明”出自中国作家协会官方声明,你可能会觉得不可思议。然而,这是真的。看真了,落款日期不是4月1日。

昨天,中国作家协会发表了一个欲盖弥彰的古怪声明(官方原文),称其“于2010年3月30日至4月2日在重庆申基索菲特大酒店先后召开了七届九次主席团会和七届五次全委会”期间,“遇到了某都市报和个别人博客文章的严重干扰”,“使中国作协和与会作家遭受无端的指责,严重损害了中国作协和与会作家的名誉。”(参见中国作协重庆门事件

声明还特别贴出了这张重庆申基索菲特大酒店的《兹证明》,称:“会议期间未入住总统套房,未吃过几千元一桌的大餐,自始至终都是吃的一般标准的自助餐。”

曾嘲笑过中国作协弱智,中国作协就极为配合地弄来了这么一张《兹证明》来证明自己的确智商有限。 (阅读全文…)

使命:为儿童写作

作协,你还要被包养多久?

2010年4月3日

前不久有人想推荐我参加某个级别的作家协会组织,以便谋取“前途”。我婉转谢绝了。之所以婉转是因为真心感谢他的一番好意,之所以谢绝是因为我对被包养没有任何兴趣。

据3月30日的《华西都市报 》:中国作协第七届九次主席团会、七届五次全委会在重庆举行,重庆正处于西南大旱灾区,而前来开会的作家们却住着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吃着2000多元一桌的宴席、坐着重庆作协安排的奥迪高级轿车。(来源

这样的丑事,如果是发生在其他任何一个社会团体我都还能勉强理解,可偏偏发生在一群自称为“作家”的身上。扪心自问,我还有什么理由加入作家协会? 头顶正部级乌纱帽的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在重庆大谈作协的存在拥有一万个理由,我却找不到我加入作协的哪怕一个理由郭敬明门早已让我开始质疑作协的道德Google门又让我开始质疑作协的智商,现在,我质疑的矛头不得不指向作协的根本基石——使命

作协的使命是什么?相信那些吃着豪宴、坐着豪车、住着豪华套房的作协官员张口就来,什么繁荣文学创作,什么培养文人成长,什么维护作家权益……这些屁话也就是开会时说说能听个响儿,别以为还有智商正常的人会当真。这么多年来,纳税人的钱每年几个亿的砸进去,文学创作繁荣了多少?培养了几个货真价实的文人?又真正为几个作家维护了权益? (阅读全文…)

使命:为儿童写作 ,

乐城面临全面拆迁,即将搬迁至城墙外

2010年4月1日

童话乐城将继续采用基于Google的“儿童绿色搜索”

2010年3月28日

声明:

对于Google公司近期改变对中国大陆的政策童话乐城儿童绿色搜索”所使用的Google SafeSearch技术不会受到任何影响,我们一如既往地信任和支持Google搜索。“儿童绿色搜索”将继续提供基于Google技术的搜索服务。

童话乐城

2010年3月28日

乐城:童话梦城堡 ,

我心中的无良公司(网站、机构)黑名单(不断更新中)

2010年3月28日

前言:

我会赞赏你义起反抗,会感激你沉默不语。但我不能容忍你助纣为虐。

黑名单:

  • 百度 (10年内不用百度搜索引擎)
  • TOM.com  (10年内不使用Tom网站的任何服务)
  • 天涯网  (10年内不登录天涯)
  • 中国联通  (10年内不使用中国联通的任何业务)
  • 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 (我实在想不出能用什么办法对付你,因为你实在与我没有关系,就懒的理你吧)
  • ……

(名单继续添加中)

赞助商名单:

本文唯一指定输入法:谷歌拼音输入法

本文唯一指定在线文本编辑器:Google 文件 (阅读全文…)

角色:要做你自己 ,